居家打掃

關於部落格
居家打掃
  • 12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公立醫院醫療欠費加劇:三無病人每年欠費近40億

  一位公立醫院院長說:“我們是啞巴吃黃連——有苦說不出,說多了害怕更多人效仿,造成更多的欠費。”   每個醫院都有一本醫療欠費賬。尤其是急重病人“先看病、後收費”政策實施之後,一些公立醫院反映醫療欠費情況加劇了。一位公立醫院院長說:“我們是啞巴吃黃連—有苦說不出,說多了害怕更多人效仿,造成更多的欠費。”   國家衛生計生委有關負責人近日表示,各地要於今年9月底前設立疾病應急救助基金,用於解決急重危傷病、需要急救但身份不明或無力支付相關費用患者的醫療救治問題。專家指出,早日落實這一政策,將為長期無法解決的醫療欠費問題提供有力保障。   據不完全統計,全國醫院一年“三無”病人欠費約30億—40億元。醫療欠費怎麼來的?誰在吃“霸王餐”?醫院如何處理這類問題?最近,記者在四川、廣東、北京等地進行了採訪調查。   急診科是欠費“重災區”   醫院救治危急重症患者,必須“先救治、後付費”。“三無”人員是易造成醫療欠費的主要群體   從大多數醫院的醫療欠費來源來看,急診科是“重災區”。按照規定,醫院救治危急重症患者,必須“先救治、後付費”。但其中沒有醫保、沒有收入來源的車禍患者,各類糾紛肇禍事件中的傷者,120送來的“三無”人員,都是易造成醫療欠費的群體。“三無”病人一般指無身份、無責任機構或人員、無支付能力的病人。   近日,記者來到廣州市458醫院,一家位於廣州市東風東路與廣州大道交會點上的三甲醫院,地理位置幾乎就在廣州市城市幾何中心上,正因如此,急重病人多被送到458醫院急救中心。“醫院目前產生的醫療欠費,90%都是通過急救中心收治的病人。”458醫院急救中心主任吳軼林介紹說。   這幾天,吳軼林正在處理一位貴州籍急重傷員的醫療欠費問題。這位患者從立交橋上跌下摔斷腰椎,接到120呼叫中心通知,吳軼林立即出車把患者接回來並實施手術。手術非常成功,患者康復情況良好,但留給急救中心的難題是該患者身無分文,也沒有醫保。醫院通過患者家鄉的派出所聯繫到了他的家人,但多次電話溝通病人家屬始終沒到醫院,兩萬多元醫葯費用就成了醫療欠費。   2013年9月,成都市110將一名自稱因“車禍導致左髖疼痛活動障礙”的29歲女性患者,送至成都市第三人民醫院急診科。急診科醫生檢查發現該患者全身污穢,生命體徵穩定,但神志不清。根據患者病情,骨科專家會診後確定進行手術治療。經醫務部批准後,手術順利進行。“因患者無法進行身份識別,患者到醫院後的所有治療和檢查用藥都由醫務部簽字執行。”該院醫務部部長游明元說。該患者在入院後,醫院立即啟動了《“三無”人員就診處理預案》,醫務部、護理部、後保部等多部門協調配合,積極對患者進行了救治。患者住院15天,花費醫葯費30031元,陪護費1500元,伙食費375元。   無力付費惡意逃費並存   多數醫院採取的做法是“住院收押金”,押金用完了就用基本的藥物維持著,繳足了押金才繼續治療   醫療欠費的產生大致有三種類型:第一類,受醫療技術的限制,患者認為疾病的愈後達不到他的期望值,因此不願意付醫療費;第二類,由於意外、交通事故、打架等糾紛,當事雙方到醫院看病後,付費問題沒談攏,誰也不願意掏錢;第三類,主要是無主病人,突發疾病被120或好心人送到醫院,欠費產生後,患者確實沒有錢付費。   四川眉山市人民醫院遭遇了沒錢付費的欠費患者。該患者患有多種疾病,如高血壓、心功能不全、慢性支氣管炎、肺氣腫、肺心病等。他反覆在眉山市人民醫院心內科、呼吸內科等科室住院。每次住院費用幾千到上萬元,由於家庭經濟特別困難,無力支付住院費用,均由醫院墊付。   據統計,2013年,該院共收治“三無”病人及家庭經濟特別困難患者138人次,拖欠醫院住院費用587403元,護理費、伙食費52380元,以上費用共計639783元。   有無力付費的,也有逃費的。8月1日,四川廣元市朝天區羊木鎮東溪河鄉陳家村8組村民李三成,因突發心跳呼吸驟停,心肺複蘇後1小時被收治到廣元市中心醫院重症監護室,住院11天。患者持續昏迷,脫離呼吸機後生命體徵相對穩定,擬轉普通病房繼續治療。但因李三成未婚,可聯繫親屬為患者兄弟,治療期間醫院與其多次溝通,但其兄弟只負責送飯,不願意承擔治療費用,轉普通病房也不願意照料。醫院本想協調轉回當地醫院—朝天區人民醫院,患者兄弟以不方便送飯為由,拒絕轉院。目前治療花費為3.8萬元左右,家屬只付了約5000元。沒辦法,醫院與當地民政部門聯繫,民政部門表示救助水平有限,需等治療結束後才能考慮民政救濟。目前患者治療尚未終結,需繼續治療,但面臨無資金、無人照顧的困境,對此醫院非常為難。   北京某三甲醫院急診科主任告訴記者,醫院每年大約救治“三無”病例100多人次。“一些‘三無’病人治好就逃跑。民政部門每年撥給醫院40萬元專項費用,但這遠遠不夠,醫院仍要承擔大部分。”她說。   吳軼林說,住院患者有支付能力卻故意逃費、拖欠費用的情況有,但極少,他也遇到過住院部病人半夜跑掉的情況。但多數情況確屬患者無支付能力且無醫保而產生的欠費。從目前來看,醫療欠費總額還不是特別大,情況也不是特別嚴重,還未影響到醫院的正常運轉,但相關部門應該完善相應制度,未雨綢繆。   記者在採訪中瞭解到,在珠三角地區某醫院,前兩年就出台過一份《關於進一步加強醫療費用控制管理的通知》,規定在欠費患者治療過程中,給欠費患者進行非搶救性治療手術或使用非必需的各種藥物治療的,按所發生欠費的20%扣除當事科室或個人的效益工資。其實,這種做法在很多醫院都或明或暗地存在,目的就是為了減少醫療欠費。多數醫院採取的做法是“住院收押金”,特別是對沒有醫保或外地醫保的住院人員,押金用完了就用基本的藥物維持著,繳足了押金才繼續治療。   醫療欠費全由醫院墊付   醫院“三無”病人的欠費,應由財政給予補助。然而,各地財政並沒有專門資金預算安排或預算不足   游明元表示,對於醫療欠費,都是由醫院先行墊付。一年大約有十幾萬到幾十萬元不等,主要是救治“三無”人員的費用。對於追查無果的費用,醫院按照財務核銷程序進行統一處理。2011—2013年,成都市第三人民醫院共收治“三無”患者286例,醫院沒有驅逐、拋棄一例患者。3年累計支出醫療費用451509元,護理費與伙食費均未列入其中。其中急診科室共接收260例,累計支出醫療費274667元;住院部共接收“三無”患者26例,累計支出醫療費176842元。到目前為止,這些費用全由醫院墊付。   據對成都10家三級醫院的調查顯示,10家醫院2013年總計被欠醫療費用超過2000萬元。其中,四川大學華西醫院最高,總額超過600萬元;四川省人民醫院次之,為560萬元;416醫院被欠費金額最少,但總額也超過80萬元。   根據深圳市公立醫院管理中心的統計,全市11家市屬公立醫院累積醫療欠費共有8157萬元,欠費人數有8000多人。僅深圳市第二人民醫院欠費總額就達近5000萬元。一份來自該醫院燒傷科和重症監護室的“賬單”顯示,有8名患者欠費達到150多萬元。其中一名燒傷患者,趁著夜晚偷偷跑出了醫院,從此杳無音信,留下一份高達18萬元的賬單。   一項關於全國27個省份630家不同規模的醫院2011年“三無”病人欠費情況的調查顯示,每家醫院接待“三無”病人超過85人次。醫院規模越大,“三無”病人欠費越多。100張以下床位的醫院平均為5.32萬元,800張以上床位醫院平均為64.33萬元。據此測算,全國醫院一年“三無”病人欠費約30億—40億元。   民營醫院醫療欠費情況也不容樂觀。一名貴州籍外來務工人員遭遇車禍,廣州市白雲區益民醫院進行了現場救護,病人入院半年之後不治身亡,留下醫葯費10萬餘元,醫院多次聯繫直系親屬追討,但一無所獲。自開辦以來,益民醫院的醫療欠費累計已達數十萬元,難以消化。院長萬昊說,民營醫院一般在城鄉結合部,流動人口多,收入水平和醫療保險覆蓋情況參差不齊,打架鬥毆等社會糾紛多,患者欠費情況較為嚴重,但政府沒有補償措施,醫療欠費壓力無法緩解。   “按照現行規定,對醫院‘三無’病人的欠費,應由財政給予補助。然而,各地財政並沒有專門資金預算安排或預算不足,只能由醫院自行消化。無力付費、逃費的病人不可能完全杜絕,這時候需要有‘兜底線’的救助制度補位。只有完善救助制度,才能讓醫療機構履行責任時不再心存顧慮。”中國社會科學院社會政策研究中心研究員唐鈞說。   延伸閱讀   疾病應急救助制度   2013年3月,國務院辦公廳發佈《關於建立疾病應急救助制度的指導意見》。救助對象是在中國境內發生急重危傷病、需要急救、但身份不明確或無力支付相應費用的患者。對於急救醫療費用,此項制度承擔兜底保障責任,也就是說患者發生的急救醫療費用,根據情況先由責任人等社會救助基金等渠道支付。無上述渠道或上述渠道費用支付有缺口,由疾病應急救助基金給予補助。 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